欢迎光临~深圳市联合助力科技有限公司

心灵感悟

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

2020-09-28 14:57:45

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期,我老家邵阳匪帮横行,时常各路黑帮恶斗、或者街边与陌生人一言不合,就会趁夜将别人拖到水库边,剁掉别人手指、挑掉别人脚筋,致人终身残疾,手段十分残忍。

 

1987年,新邵县两村年青人恶斗,有小年青身绑炸药冲向对方,最后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,“骨肉一片片落在渔溪桥下”。

 

1989年10月,邵阳塔北路跟下河街两个流氓团伙火拼,下河街黑帮老大徐新民称“凡是塔北路长大的青年,见一个废掉一个”,12日上午,塔北路23岁青年颜光强正走在路上,下河街黑帮4人与他无怨无仇,只因为他是塔北路人,上前将他拖到资江河边,将他双手手指砍断,挑断左脚脚筋。

 

1989年2月,西湖路青年杨军莫名其妙被“冷面杀手”夏杰明(这些人取的LOW逼外号都是从港台枪战片里找灵感)等6人砍成重伤,7根手指被砍断。

 

1990年10月,黎友祥被陈天龙等7人开火铳击伤,连中16刀,四肢被砍断,失血过多而亡。



 

光1989年一年,邵阳市市区便发生了25起剁手指、挑脚筋的恶性流氓恶性事件。

 

最骇人听闻的是22岁青年刘志高组建的枭雄会,由本地青年工人和无业游民组成,主要六名成员都是二十一二岁的后生,为了练胆子胡乱杀人,1986年4月30日晚上,因为觉得广场派出所民警刘德奇“蛮讨嫌”,将他枪杀在去派出所路上的一条巷子里。

 

枭雄会杀完人后嚣张到贴告示到法院门口:“枭雄会”处决警察一名,告诉你们一声。

 

覃文安曾在当时担任邵阳法制办主任,他说,那些年一到晚上十点,邵阳街头就成了黑帮火拼的天下,连他出门散步,都要随手带着手枪,子弹上膛关上保险,揣在裤兜里。

 

1987年到1989年,邵阳市查获的犯罪团伙分子分别为307人、942人、3517人。

 

当年的邵阳,比墨西哥还墨西哥。

 

这种恐怖景象直到1990年11月,新华社记者曹光晖、方政军、许克敖三人来邵阳考察治安状况,在郊区公安局查看收缴的凶器,见到了满屋子的屠刀、鸟铳、仿制手枪,“估计有几千公斤”。三人又连续走访市民,得知情况无比震惊,连写了三篇报道以内参形式上报中央。

 

12月6日,政法委书记乔石作出批示:“触目惊心,集中打击一次,对重犯予以严惩。”

 

12月14日,湖南高法副院长和武警总队副总队长带领严打工作组奔赴邵阳,18号就将下河街黑帮老大徐新民等流氓团伙一网打尽,严打持续了一年,到1990年9月,共抓获犯罪分子6847人,枪毙172人,邵阳治安终于有所好转。

 

后面虽然还有“小红宝”这类土鳖型流氓出来猖狂一阵,但只是本土恶棍们的回光返照,2004年也被执行死刑。

 

对于老家黑社会的奇特现象,我从来没有做过深入研究,但在写作《中国工业三十年》的过程中,我突然就想明白了邵阳治安恶化的来龙去脉。

 

因为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,正是中国第一代工业系统的衰败初期。

 

今天湖南倒数第二的邵阳市,当年曾经是三线建设的重要工业城市,湖南印刷机器厂是全国胶印机行业三强,邵阳液压件厂效益常居全国前列,五里牌的湖南省汽车制造厂一年能造能造2029辆“湘江牌”货车(谁都想不到这么落后的城市过去居然能造汽车),邵阳化纤厂是中南地区唯一的粘胶长短丝企业,化工行业全省第一,最让人惊奇的是,当时的邵阳居然有洋气极了的半导体行业,湖南半导体器件厂能制造三极管,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的三极管零件居然是邵阳生产的。

 

1970年,光是湖南省汽车制造厂就有5000名工人,当时邵阳市区20万人口里,有50%的人口是产业工人。

 

但这些中国的工业链,全部在1980年代开始衰退,衰退主要是两大原因:一是外部环境安定,没有战争需求,大量军工企业只能关停,另一个是随着全世界工业升级,中国当初在苏联援建下成立的第一代工厂,绝大部分都已经落后于世界,走向了被市场淘汰的命运。

 

在《中国工业三十年》里,张瑶家的故事就属于被关停的军工企业,而北京电子管厂,就是因为全面落后于世界半导体产业,东西卖不出去,才落得老职工去菜市场捡白菜梆子。

 

邵阳的工业崩溃属于第二种,在1980年代,落后的工业使邵阳的老一代工厂职工还勉强维生,但已经没有新增岗位满足二十岁年轻人的工作需求了,那些参加黑帮的年轻人长大后,80%是无业人口,成天无所事事,在街头游荡。

 

一个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又长期失业的年轻人,最终一定会走向犯罪。

 

没有工作就没有生活费,大量失业人口就会去抢夺生存权,加上彪悍的民风,使当时的邵阳瞬间墨西哥化。

 

真正使邵阳治安变好的原因不是严打,而是1990年中期开始珠三角经济腾飞,邵阳城市和农村的富余年轻人终于找到了活路,纷纷奔向广东。如果年轻人还是找不到工作,社会矛盾是无法长期压制的,黑帮还是会一个接一个诞生。

 

我说这么多是想告诉大家,一旦工业断层,经济不景气是多么可怕,能直接激发社会的黑暗面,而现在,世界正在朝着“越来越不景气”的方向前行。

 

2019年你们看到的各种国际大事,包括日韩贸易战、巴西右派总统上台、印巴冲突、英国不惜一切代价要求脱欧、香港骚乱、新加坡经济下滑、美国同全世界打贸易战,都是因为经济不景气引起的连锁反应。

 

世界经济增长已经快到极限了,如果再不发生新的科技革命,产生新的财富分配,世界现有的秩序就要重新洗牌。

 

8月12日,新加坡政府发布了新的经济数据,预计2019年全年GPD增长率为0%到0.1%,大家都知道我刚写完新加坡的文章,预测过新加坡经济会进入下行通道,但这个数据未免垮得也太快了,整个上半年,新加坡经济增长率仅为0.6%,制造业同比收缩3.1%,建筑业同比收缩5.5%,新加坡政府认为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,美国经济的扩张期行将结束,加上美国跟各国打贸易战,所以新加坡将经济增长率调得这么低。

 

要知道上半年是0.6%,而新加坡预计全年平均是0.1%,那表示2019年第三第四季度,新加坡现在就做好了负增长的心理准备。而在2018年初,新加坡已经实施了财政刺激意图提升经济,到现在基本都失效了。




这说明,新加坡已经认命了,根本都不打算反抗。

 

而美国为什么现在跟疯了一样跟全世界打贸易战呢?他对中国讹诈完,又对欧洲和日本要求加关税,还直接拿德国和日本最重要的汽车产业进行威胁,同时要胁全世界各个重要政体,表现得如此出格。

 

因为没钱。

 

2018年,美国政府全年的赤字总额是7790亿美元,已经是近些年最大额赤字了,现在2019财年才10个月就超过了去年达到了8668亿美元,预计全年赤字将达到1万亿美元,美国国会原本预计2019年只会达到9730亿美元赤字,2020年才会达到1万亿赤字,看样了欠得实在有点多,2018年,美国国债利息一共还了5200亿美元,2019年,美国政府每天要还掉近20亿美元的债务,特朗普总统每天一睁开眼,就有人提醒他:

 

总统先生,今天要还20亿美元。

 

换作你是特朗普,你也要愁得睡不着觉,天天想办法搞钱。


上一条: 知乎万赞,这个被分享100w次的演讲:让我对世界的认知再度崩塌 下一条: 自省,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